Looly +

读过的书,遇见的人

cover

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”。这是我读完《边城》后知道的一句话,后来才知道,是作者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一句话,貌似出自《从文家书》,张兆和也是翠翠的原型。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分享给我的一篇文章,读完后便有了感慨,感慨的不是艺术来源于生活,而是,我们通过艺术,竟然走进了别人的生活。

也许有人笑我现在才读那些故事,也会有人笑我现在才知道那些作者的生活,我也笑自己,不过我知道我读的并不晚,也许,在懵懂的那些没有读书的年纪,我做了比读书更有意义的事情。

太多时候,读书和读人是一样的,读一本书,就是读作者这个人。抛开那些流水线式的生产出的小说不说(那些书更像是“作者”在读读者),我觉得真正的好书,是作者历经多少风雨,感悟人生后升华的作品,这就好比他把自己的世界,加工过后,展示给你。我们读懂了作者,也便读懂了这本书千千万万的读者。

好的书需要慢慢去品味研读,人也一样。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本书,认识他的过程,就是读书的过程。他们把自己的生活讲述给你,或许从某个篇章开始,或许断断续续。相对于“加工”过的那些书籍,读人显得更加困难,但获得的东西也更加深刻,我们自己从别人的故事中,加工修饰,最后转化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。

相识追求金钱的人,会觉得金钱如此重要;相识看淡红尘的人,会觉得自己也如此空虚;相识欺骗自己的人,会觉得这个世界充满谎言;相识你爱的人,那么,这个世界便不再有别人。

最近在看王小波的《沉默的大多数》,相对于晦涩文字的《边城》,这本书读起来更加轻松而诙谐,我最喜欢他的一个结论:对于信仰,并无偏见,但狂信(狂热的信仰)会导致偏见和不理智,而完全没有信仰的人往往不堪信任。信仰和结识朋友有时候类似,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圈子中,每天只接触一类人,可能产生偏见和不理智。想想自己身边的人,自己的想法,自己对于价值的评判,是否被其所影响?

之前遇到许多的人,随着熟悉,渐渐了解他们的生活,突然间意识到,其中某个情节与自己如此相似,亦或者,他们走过的路,我自己一定会重复走。这种共性,让自己既开心又担心。开心的是有人指导我未来怎么走了,给了自己一些方向,看清了道路;担心的是,我过早的需要开始考虑遥远的事情了。

什么是遥远的事情?就是,女朋友还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我就要开始担心以后孩子的上学问题了,想想还真是可笑啊。不过,在以前,这个问题确实值得考虑。

回来后遇到了许多的已经很久不联系的老同学,也认识了许多新同学(我姑且把所有熟悉的人叫做同学,因为我不喜欢“朋友”这样的称呼),熟悉的过程中,真心觉得仿佛从一个世界走到了另一个世界,我知道,这时候,我的观念将开始改变。好在,我保留了我认为比较好的观念,于是,我的世界又丰富了。我想,观念的丰富,就是老人们所说的,出去闯荡一下所带来的好处吧,可惜我再没有青春去挥霍了,不然一定要多呆一些地方,多了解一些人,甚至是出国。

读书,读人,说到底都是丰富自己,读书越多,了解的人越多,我们的世界就越是宽广,那我们所能理解的事情也就越多,自然会少了愤怒,少了烦躁。

Blog

Opinion

Projec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