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oly +

2017,又是那个梦想

匆匆的又是一年,说是匆匆,因为它略过的如此快,而我呢,如此浑浑。

这一年,喜欢了听民谣,喜欢那种无病呻吟的调调,喜欢那种简单的吉他音符中散发的满满的病态。

志向无限远大

转眼已各奔天涯

独自走在街上

只看见曾经的晚霞

时间似流水

催促我们长大

年轻的心有了白发

当初的人呐

你们如今在哪

--《逝年》

喜欢民谣,并不是因为喜欢病态,而是发现,自己变得越来越像歌里的那些调调,冷漠而低沉。也不知道,从何时开始,觉得生活变得乏味了,对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兴趣,而那些没兴趣的事情,又要每天重复重复再重复。

记得不久前,我告诉自己,你是一个有梦想的人,和那些每天“过日子”的人不同。但是哪里不同呢,自己现在不过是个每天怀揣着一堆发霉梦想而被生活绑架的人。

我想,大多人也许如此吧。而我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29岁的迷茫,就像一条咸鱼。 而我,还是那个有梦想的咸鱼。

-- 献给所有等待振作的人

Blog

Opinion

Project